公告通知
高级检索

福建建瓯:茶香悠悠的千年东峰古镇

图片ID:4286011
图片尺寸:3788*1356
图片大小:881k

上传时间:2007-06-07 00:00:00
图片说明:据宋代《试学录》记述,建溪流域“山川特异,峻极回环,势绝如瓯。其阳多银铜,其阴孕铅铁,厥土赤喷,厥植惟茶。在东峰镇桂林村,有一片14亩的已有120多年历史的“矮脚乌龙”茶园。经过大陆和台湾学者科学考证,认为当今享誉国际市场的“青心乌龙”和“冻顶乌龙”的发源地,现已立碑保护。

总说明: 洗茶、封壶、闻香、品茗,茶香悠悠,沁人心脾。6月2日,与传承千年古老制茶工艺的闽北建瓯东峰镇茶师们探讨有关“北苑”的话题,在弥漫着茶香的成龙茶厂展开。
“先让你们看个‘宝贝’。”被大伙尊称为“大师傅”的刘成龙,为我们展示了宋代专为贡茶生产而使用的“陶研盆”。“这盆直径就一尺二,全国独有,离镇里不远的的北苑遗址,摩崖石刻‘凿字岩’、龙凤池更有看头,那是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下午一定要看看。”刘成龙执意要求。
当天上午,百年乌龙茶厂、德全茶厂、建溪茶厂、东峰茶厂的经营者齐聚成龙茶厂,就乌龙茶“走水”时品相控制,改进“摇青”方式进行探讨。有着39年做茶历史的“大师傅”刘成龙,就“矮脚乌龙”原产地保护申报等问题与茶师们反复斟酌。北苑茶的今天,因为有了那这么多热心人的执作,在这片充满生机的茶园乐土上,创出了一系列品牌。如今,全镇拥有茶山面积12108亩,可采摘面积9852亩,年产量达839吨,,产有百年乌龙、水仙、肉桂等优良品种,其产品远销日本和东南亚各国。东峰茶曾创福建省优质产品,并在全国名优茶评比和北京国际茶叶研讨会上获金奖。
说起“北苑”,茶师们无不激动。
五代十国闽龙启元年(公元933年),当时建安吉苑里财主张廷晖为讨好闽王,将凤凰山方圆十五公里的茶山献给皇帝,而封得“阁门使”官职,从此这里成了皇家御茶园。因地处闽国北部,故称“北苑”。
北苑御茶园”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据宋代《试学录》记述,建溪流域“山川特异,峻极回环,势绝如瓯。其阳多银铜,其阴孕铅铁,厥土赤喷,厥植惟茶。会建而上,群峰隘险,迎抱相向,草木丛荣,水多黄金,茶生其间,气味殊美”。加上建溪流域的微域气候和独特制茶工艺,这里出产的茶之名品代出不绝。因此建瓯茶叶历来品质优良。
千年古镇东峰的历史,就是茶史。北宋初(公元976年),宋太宗诏令专制龙凤团茶,茶饼印龙凤纹,示为皇家御用。 “黄金易求,龙团难得”。欧阳修在朝为官二十多年,仅得到一块龙团茶饼。当时能够赐饮龙凤团茶是一种宠幸和身份等级的象征。一时间官员挖空心思,借茶邀宠,后来“北苑”又造出一种贡茶绝品“龙团胜雪”。一饼重约半两,每饼造价相当百石粮食。
宋代诗人陆游对北苑茶极尽赞美,他的《建安雪》赞道:“建溪官茶天下绝,香味欲全须小雪。雪飞一片茶不忧。何况蔽空如舞鸥。银瓶铜碾春风里,不枉年来行万里。从渠荔子腴玉肤,自古难兼熊掌鱼。”这首诗就是陆游在任福建常平茶事(署司在今建瓯市) 时,游距建瓯城东十五公里的凤凰山所作的。
范仲淹《斗茶歌》诗赞:“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斗美”就是比赛茶的品质优劣,宋徽宗以建瓯“北苑”为背景所著的《大观茶论》,使“北苑”的斗茶艺术在全国风行,文人骚客争相吟咏。后随来华禅僧东归传入日本。至今,日本茶道仍可见北苑斗茶遗风。
宋代是北苑的黄金时代,茶园发展的鼎盛时期,所产“龙团风饼”茶,以北宋丁谓,蔡襄监制的御茶为最佳。蔡襄的《茶录》中云:“茶味主甘味,惟北苑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欧阳修在《归田录》中云:“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团茶,八饼重一斤。庆历中,蔡君漠为福建路转运使,始造小片龙茶以进。其品精绝,谓之小团,凡二十饼重一斤,共价值金二两。然金可得,而茶不可得。每周南郊玫斋,中出枢密院,各赐一饼,四人分之。宫人往往金花贴于其上。”北宋末的《大观茶论》也有“建州贡凤饼龙团,名魁天下”之说。宋名士苏东坡曾写下“独携天下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的诗句盛赞北苑茶。
但战事改写了历史,建炎四年七月,建安农民范汝为率民起义,夺占北苑御茶园,知州事和御茶主管部司逃往崇安(今武夷山市);元初黄华在建安树旗反之,又一次给北苑御茶以沉重打击,元成宗大德初年(公元1297年)被迫在武夷山筹建御茶官焙,以替代北苑。大德六年御茶园正式移置武夷山九曲溪的第四曲溪旁。到了明洪武年间,朱元璋深知北苑事端缘由,下令罢造龙凤团饼贡茶。以“五百茶户,充其徭役”,采制散茶上供,整个茶业不再官营。罢造使大部分茶农茶工离开官焙回到民间,“建茶”的采制技艺得到加强,直至清代这种团茶的采制仍代代相传,郑板桥有诗云:“头纲入饼建溪茶,万里山东道路赊。此是蔡丁天上贡,何期分赐野人家。”
到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建茶采用了半发酵技术,又发扬本地的水仙、乌龙两种茶叶特有风味,成为我国青茶类的佼佼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南洋第一次劝业会上金圃、泉圃、同芳星三个茶庄参展品均获金奖;民国二年(公元1914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詹金圃茶庄送展的乌龙茶获一等金奖。
中午告别茶师们,冒着细雨来到裴桥村焙前自然村。北苑鼎盛时期,官私茶焙一千三百三十六所如今己无法寻觅,但宋代的许多村庄如焙前、后焙、东焙、西焙、苏口、铜场、石门、埂头、溪口等村名仍袭称至今。宋赵汝砺《北苑别录》御园篇记内园禁苑九窠十二垅之麦窠、鸡薮窠、鼯鼠窠、虎藤窠、焦窠、黄淡窠、水桑窠、凤凰山、小苦竹、苦竹园头、大窠头、黄际、张坑、横坑、曾坑、上下官坑等众多山地名仍沿称现今。
面对沉寂的千年茶都“北苑”,令人感慨万分。

声明:凡带有“人民图片”字样图片,系版权图片,受法律保护,使用(含转载)需付费,欢迎致电购买:010-65363965或021-63519288。

全选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网站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网 邮编: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