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通知
高级检索

徐州女孩瞒着家人与四川小伙结婚 夫妻回娘家家人棒打鸳鸯藏女儿

图片ID:4034820
图片尺寸:2168*3168
图片大小:597k

上传时间:2006-12-05 00:00:00
图片说明:一大碗面小胡只吃了一点点,他说这几天都没心思。

总说明: 12月4日,四川西昌来的小胡又在徐州火车站候车室度过了一个不眠夜。虽然候车室里很温暖,但是小胡的心就像候车室外面的空气一样凉,这是他在徐州度过的第五个晚上了,都是在汽车站或者火车站的候车室里捱过的。
小胡是在上周五打进报社热线求助的,他在电话里说,他是和妻子小陈一起回来的。小陈是江苏丰县人,一下火车小陈的家人就带走了她,不让他们见面了。今年10月,他和小陈在四川当地的民政部门已经办理了登记手续,是合法的夫妻了。他打电话去小陈家,小陈的父母说她在她姐姐家,打电话去小陈姐姐家,姐姐也说她现在不在,他现在到了丰县,但是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该到哪里找妻子。
根据小胡提供的电话,记者与小陈的姐姐陈女士取得了联系。陈女士说,小胡并没有将情况完整地反映给记者。小陈还只是个学生,今年上大一,9月的时候,父母将小陈送到常州某高校去上学,学费也交了。父母回家没几天,就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说小陈不在学校了,家里人着急得不得了,爸爸为此事多次奔赴常州,又过了两个月才接到小陈从四川打来的电话,说她在四川了。陈女士说,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没有社会经验,糊里糊涂就登了记,怎么能算数呢?妹妹没有跟家里人说就登记了,还放弃了学业,家里人都很生气。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家里人正在开导她,她跟不跟小胡走全凭自愿。记者问现在可否与小陈通电话,陈女士说,现在小陈已经回家了。
记者又拨打了小陈家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陈女士称,小陈应该还没到家,上周六他们家人将在丰县与小胡面谈。
上周六,记者又一次与小胡取得了联系。小胡说,现在小陈的家人可能把小陈送到亲戚家去了,而且她家人根本没有和他见面,他现在准备回去了,临走之前想通过媒体再努力一下。
上周六13:10左右,记者在徐州汽车站见到了从丰县回来的小胡。因为多日休息不好,小胡显得很没精神,怔怔地看着他和小陈的结婚证发呆。记者得知小胡还没有吃饭,于是带着小胡去吃了面。交谈中,一大碗面小胡只吃了一点点,他说这几天都没心思吃饭。
小胡告诉记者,他今年24岁,小陈21岁,他们是今年3月通过手机认识的,当时小陈还在上高三,他在常州打工。在频繁地互发短信中,他们的感情逐渐升温,小陈还给他写了几封信。今年5月,他们在常州见了面。高考后,小陈被常州一所高校录取,到了常州去上学。后来他要回四川,小陈就说不想上学了,愿意跟他一起回去。带着小陈回四川住了一段日子,家人就让他们去登记,在征得小陈的同意后,他和小陈在当地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时间长了,小陈说想家了,和小陈的家人联系后,他们于11月27日回到了徐州,可是一下火车,小陈的家人就把小陈带走了,但不让他跟着,家人把小陈送到了她姐姐家。本来他和小陈说好29日走,小陈偷跑了出来,又被她姐姐带了回去。小胡说,小陈的家人总认为是他骗小陈登记的,其实都是小陈自愿的,他对小陈也是真心的。
记者问小胡,为什么在登记的时候不征求小陈家人同意,又为什么让小陈放弃学业跟他回四川。小胡说,因为知道她家人不会同意,所以才“先斩后奏”,他并没有让小陈放弃学业,是小陈自己放弃的。
记者拨打了小陈父亲陈先生的手机,表示希望与小陈取得联系。陈先生说自己现在不在家,小陈走亲戚去了,亲戚家也没有电话,他会打听一下,稍后告诉记者。对于女儿和小胡登记的事情,陈先生很不满:“我们交了钱让她上学去,她咋能这样。不吱一声就去了四川,学校一遍遍往家来打电话,为这事我跑了常州四趟,后来才知道她到四川了。”
陈先生对小胡也颇多指责:“他要是体谅我们做老的心情,能这样吗?每次俺闺女打电话来,都是他让说几句就说几句。这次要不是俺跟他说将给他们2万块钱让他来拿,他们还不回来。为了闺女,我们在火车站等了10个小时。那姓胡的还挺冲,以为登记了我们就不能怎样了。登记咋啦,登记也得经过我们同意,我们不认可。这事不是这么做的。”
“那现在事情该怎么解决呢?”记者问。
“我正找小胡呢,见面谈谈。”
“让他去你家谈?”
“咋能让他上我家来!让他来就把他当个亲戚了,到县城去。我现在找不到他。”
“那我让他跟您联系。”
“行。”
记者让小胡与陈先生联系,小胡打了电话后说,陈先生说自己没有让小胡打电话。记者又与陈先生联系,陈先生说自己现在还在外面,没有找到女儿的联系方式。
小胡显然已经失去了信心,他说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着小胡孑然的身影独自登上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记者的心中有着一丝不忍和惋惜。小胡说他准备再到车站呆一夜,可能第二天就回家。
上周六晚18时许,记者拨通了小陈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小陈的弟弟,他告诉记者小陈现在在大姐家,父亲不在家。陈先生的手机连拨两次都无人接听,小陈姐姐家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12月5日7时许,记者一开机就收到了小胡于凌晨4时24分发来的短信,小胡说:“记者你好,你可能正在熟睡中,这时我却带着落魄的心情上了车。再见了,也打搅了您不少。在这里我非常地感谢您的帮助,我会和你联系的,谢谢。”
小胡走了,带着他的遗憾和悲哀。在徐州的几天里,恐怕他也没有好好地看看徐州这座城市,徐州留给他的印象,大概只有伤心吧!小胡最后说他不愿想很多,只希望让我转告小陈,如果她还想他的话请和他联系,要是有缘分,他们一定还可以在一起。
12月4日下午,记者接到陈先生电话,陈先生向记者要了小胡的电话。小胡随后发来短信说,他还在火车上,已经过了秦岭,小陈一家让他回去。小胡的电话让原本也已灰心的我有了峰回路转的惊喜,希望小胡与小陈这对小夫妻能得到家人的谅解,事情能够完满地解决。

声明:凡带有“人民图片”字样图片,系版权图片,受法律保护,使用(含转载)需付费,欢迎致电购买:010-65368384或021-63519288。

全选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网站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网 邮编:100733 | 上海市黄浦区汉口路309号405室 邮编:2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