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通知
高级检索

海南保亭:警方擒获13岁“少年大盗”

图片ID:3626392
图片尺寸:1280*960
图片大小:576k

上传时间:2005-12-11 00:00:00
图片说明:“少年大盗”黄强强

总说明:   因父母离异,海南保亭13岁的黄强强(化名)5年前离家出走,流落街头;之后他开始勒索小学生,最后发展到入室盗窃,从踩点到撬门入室盗窃他一手策划,仅在今年一年他作案4起;盗窃对象馀县领导、检察官及记者的住宅,盗窃金额5万多元......
  盗窃记者照相机,现场留有香蕉皮
  11月23日晚,海南保亭一新闻工作者家里被盗。这名记者家窗户的防盗网被撬,一台价值3万多元的佳能牌照相机及300元现金被盗,现场还留有吃过的香蕉皮。
  接到报案后,城镇派出所所长陈荣祥带着民警迅速赶到案发现场,据现场周围的群众介绍,案发前一天,有一染着黄头发的少年在楼前转悠。根据防盗网被撬的特点及黄头发的特点,黄强强(化名)被传讯到派出所。
  13岁的黄强强被带到派出所后,他趴在桌子上耍懒,说什么也没干。陈所长说:“你偷照相机时,被照相机拍下来了,你还在现场吃了一个香蕉。”黄强强傻眼了,随后承认案发当晚他一人潜入保亭小学宿舍楼盗窃的事情。黄强强告诉民警,他把价值3万元的照相机以50元钱卖给了一个收槟榔的男人。两天后,被盗的照相机被警方追回。
  9岁时父母离异少年流落街头
  12月6日上午 ,记者在保亭城镇派出所见到了13岁的黄强强。他给记者的第一个印象是人小鬼大,眼睛虽不大,眼珠子骨溜溜地转着,他从裤袋子里拿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着。“你想跟我谈什么?”,问话随着嘴里吐出烟圈一起冒出来。
  “你从什么时间开始盗窃的,做了多少起案子了?”记者问。
  “我那里记得清呢?你问陈所长他破了多少案子,他能记得清吗?”黄强强一脸不屑的样子。陈所长递给他一瓶矿泉水,严肃地告诉黄强强让他认真回答记者的问题,他还挺听陈所长的话,态度立刻缓和下来。
  黄强强告诉记者,他家在保亭加茂镇友具村,他有个年长他两岁的哥哥和一个小他两岁的弟弟,父母均是农民。家里很贫穷,上到小学四年级因没钱就不再读书了。2000年,在他9岁时,父母离婚,他随父亲生活。黄强强说,父亲离婚对他来说就是灾难,当时他心里根本接受不了。父亲心情不好,常常骂他,母亲有时会回来与父亲吵架,他心里难受极了,不愿意呆在家里,一年以后,他就一个人跑到保亭县城来。

  第一次勒索小学生吓出了汗
  刚到县城混日子的黄强强只有10岁,他谁也不认识,晚上睡在草地上,饿了就偷别人家院子里的香蕉。黄强强清楚记得他第一次抢小学生的钱的情景。“当时我非常害怕,声音有些发抖,那男孩虽比我高,但他比我还害怕,我说不给钱就打他,他就给了我两元钱。”到底抢了多少孩子的钱,黄强强说他已记不清了,但他还说自己挺男人的,从不抢小女孩的钱。黄强强说他没少挨打,都是那些被抢小男孩的家人打的,有时年龄大的孩子也抢他抢来的钱,一次他不给,对方打破了他的脑袋。

  刑满释放犯拜我为师

  黄强强说,他就是靠抢小孩的钱活下来的,最多一天抢3次,他把抢到的钱除了用于吃饭外,大部分用于上网打游戏,买烟买酒喝。
  记者与黄强强对话时,他一直不停地吸烟。黄强强一脸自豪地对记者说,他一天抽两包烟,一顿可以喝一斤多酒。黄强强告诉记者他第一次开始偷东西,是偷了一户人家的手机,他手太短,将胶布贴在竹棒上将手机粘了出来。
  黄强强真正开始盗窃是他认识了一个姓符的中年人,36岁的符某是名刑满释放人员,听说黄强强的事后,主动找上门来,要拜黄强强为师。黄强强说起初他不敢跟符某一起作案,怕对方“吃”他,后来见对方很有诚意,将偷来的钱分给他花,他就跟对方一起干了。

  检察官、县领导家他也敢偷
  据了解,年仅13岁的黄强强是保亭县城远近闻名的大盗,且是盗窃案的主要策划者。由他事先踩点,买盗窃工具,由他撬开防盗网,利用他身体小的优势钻防盗网,再由他将赃物携带出房间。所分得赃款也由黄强强占大头,就年龄长他10几岁的疑犯都听他的调遣。
  2005年3月25日凌晨4时许,黄强强持事先花18元钱买的老虎钳与广东18岁的陈阅诗溜到一宿舍楼,撬开一检察官家窗户的防盗网,盗窃价值6000元手机一部,还有2000元现金。
  2005年4月6日凌晨,黄强强事先在县城一批发商行踩点,发现该商行当晚存有大量香烟,且该商行窗户较易撬开。黄强强将自己踩点的情况告给刑满释放人员、34岁的黄政荣及15岁的黄强。凌晨4时许,黄政荣、黄伟窜到批发商行,撬开商行窗户,盗窃价值1万多元的香烟。事后三人将香烟销赃。
  2005年7月29日凌晨4时许,黄强强与同伙黄伟、吉春(21岁)窜到县政府一领导家,用铁管撬开防盗门,三人入室盗窃海信电视机一台及手机一部,价值7000多元。

  派出所所长:对其拘留都不可以
  记者对黄强强说,记者与陈所长把他送回家,黄强强立即摇着脑袋连声说:“不回去,绝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你们把我送回去,没等你们回到县城,我早就回来了。”
  据陈所长介绍,他是2003年年底任城镇派出所所长,当时黄强强勒索小学生已出了名。因其年龄太小,不够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年龄,教育后就让他父亲带回家。可没多久,他又跑回县城作案,仅在今年黄强强参与4起入室盗窃案。
  陈所长说,因黄强强抢小孩钱及参与盗窃,派出所几次通知其父亲领他回去,起初他父亲还来,可黄黄强在家呆不了几天就又跑出来了,后来次数多了,其父也不管了。陈所长说,因其还不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派出所对他都不能治安拘留,对这个惯犯没有什么好办法。陈所长说为了防止其再次作案,派出所现将他安排在一加工槟榔的工人家,但很难说其什么时候又跑出来做坏事。
  
未成年人管教所只对已判少年犯
 
  据海南省少未成年人管教所一位负责人介绍,像黄强强这样的少年,不属于管教所看押的范围,管教所是对已判决的少年犯关押,像无期及有期徒刑少年犯。黄强强没有被法院审判,不是少年犯,所以黄强强不能进未成年人管教所。

  法律专家:其父要负监管责任

  海南省公安厅一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说,劳动教养的少年年龄要在16岁以上,其年龄不够,所以对其也不能进行劳动教养。黄强强有监护人,其父亲要负责对其的监管,加强对孩子的教育,是其父的责任。
    
  记者对话少年大盗

“谁不想有家呢”

  记者:跟你在一起偷东西的人有的年龄30多岁了,他们为什么听你的,为什么要给你多分钱?
  黄强强:我干活多,没有我,他们到那里偷呀,这是我们行内的规矩,如果他们敢欺侮我,不分给我多的话,我就卖了他们,他们会被抓的。
  记者:你今后打算怎么生活,还继续偷东西吗?
  黄强强:嗯……不知道,可能吧。
  记者:你爸爸、妈妈不管你吗?
  黄强强:他们管不了我,他们连自己的事都没做好,他们没资格管我。
  记者:你偷东西每次都能偷到吗?把你关在看守所里让你永远不能出来。
  黄强强:我还小呀,不能抓我。
  记者:你不想有一个家,有一个人管你吗?
  黄强强:谁不想有家呢,有吃有喝有的住,但我没有,爸爸、妈妈都不愿意管我,我也不愿意被人管着。

声明:凡带有“人民图片”字样图片,系版权图片,受法律保护,使用(含转载)需付费,欢迎致电购买:010-65368384或021-63519288。

全选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网站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网 邮编: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