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通知
高级检索

苏东坡后裔聚居的村庄---广东河源苏家围

图片ID:3438507
图片尺寸:4256*2459
图片大小:905k

上传时间:2005-05-13 00:00:00
图片说明:苏东坡后裔的村庄---苏家围

总说明: 公元1295年,苏东坡的第七代后人苏天荣从江西卢陵调任广州府番禺县,任职教渝,主管教育和宗教。一天,苏天荣乘船路过此地,在船上做了一梦,梦见五位老人和一棵大树,苏问:“此乃何树。”老人说:“紫苏。”又问:“紫苏何若甚大?”老人答:“树得其土故大也。”
梦醒后,苏天荣登岸观看,果然见一棵大榕树,旁边有一五贤寺,于是,认定这就是梦中大树,五位老人正是寺庙的化身。由此,萌发了退休后来此定居的念头。
后来,苏天荣升任四川富顺知县,自知难圆此梦,便将心愿告知后代。公元1381年,他的四世孙苏秀弘在广东任职,又来到这里,果然如祖先所说,环境优美,便购置了三万亩田产,在此定居。从此,苏东坡这一支后裔便在此田园诗般的东江河畔繁衍生息。发现这块风水宝地的苏天荣被推为始太祖。现在,自他以后已经到了第28代。

因祸得福,古老乡村成旅游热点

600多年过去了,这个清代晚期就开始走向衰落的小村庄再次引起了注目。
一个普通的周末,迎亲桥上刚刚走过300多位摄影家,随即,满载着游客的旅游大巴一辆辆又开了进来,摄影家蜂拥着钻进老屋深巷搜寻拍摄目标,游客们跟着导游的小旗听着那些背得烂熟的解说词。
衰落后的小村穷了,与外面的差距越来越大,村民陆续背井离乡,去外面打工做生意谋出路,1982年,村里还有820人,现在只剩下224人了。
因为穷,更新的步伐慢了,没有钱建新房,来不及贴瓷砖……没想到,因祸得福,古老的内涵意外地重新焕发,两年前,苏家围作为广东省三个扶贫旅游开发重点之一,得到一家大公司300多万元投资,已初见成效。
于是,又有了人口“回流”的新动向,发了财的回来投资旅游,思念家乡的回来住进老屋子,过一份悠闲的日子。就连算命的苏利强也利用周末时间回到祖屋为游客算命。
苏利强,苏氏22世孙,是个天资聪颖的人,他原本可以像祖先们那样,在文化上作一番事业的。苏利强最终选择了算命,不知是否因为自己命运多坎坷,才转行算命,旁观别人的命运为生。
上世纪60年代,他在河源师范学校上学,62年地震,学校放假几日,学生回家暂避,他七天后回来,旷课3天,受到校方批评。他不服气,一气之下,自动退学,回家后,也不种地,大多数时间都在社会上闯荡,开始以理发为生,后来学了中医,学了算命,就放弃了理发,一干就是十多年。
文革中,像他这样喜欢流窜的人少不了“惹是生非”,他回忆道,有一次他高呼“举杯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人家说,他手中没有酒杯,那个手势分明是举枪,于是,被斗争,
他的整个青年、中年时代都独身一人,近五十岁时才结了婚,他住在河源市区,平常在西山上摆摊算命,也治疗一些跌打损伤等病痛,周末,就回到自己的老房子,为游客算命。说起这些往事,苏利强先生并无诉苦表情,一笑置之。
苏先生出自乡间,算命,从不索取高额回报,都是客户“看着给”,多了,乐在心里,少了,也不会计较。他说,能在自家谋生,已经满足,有万宝路等一些大公司的经理来旅游,也来算过命,预测公司的前景。十多年过去,他还有很多“算命成果”,这些他都完好保存着,专用的算命簿,一人一页,正反两面用,一本就是一百个人的命运概要,这样的本子已经有这么一摞。他比划了一下:一尺多厚。

洪水中,老村民抱着族谱冲出来

在回流的苏氏后代中,苏润国像很多村里人一样,老苏早就离开了村子。他是苏氏25世孙,是个“苏家围通”,上个世纪80年代,他放弃了老师的职业,到外面下海经商,三年前,这地方开发旅游,人们想起这个对村里情况了如指掌的人,他被请回来,当了旅游办公室主任。
我去打听村里的族谱,见到了苏润国。他告诉我,全村只剩下唯一一本民国4年修的族谱。1964年,发过一次大洪水,东西都冲走了,村民苏仲居,临时拆下门板当船,什么东西也没有要,只抱了一本族谱跑出来。1984年修谱,这本族谱被借出来用,当时我们4个人参加修谱,四人中只有小学校长苏松添住在村里,我们离开苏家围后,族谱就由他保存,后来,苏校长去世,他老婆就将族谱收藏起来,一般人很难得见到,我都是通过她儿子才偷偷拿出来,复印了一份。苏润国一边讲,一边在纸上画族谱支脉,从东坡开始,一代一代往下,很快,两页纸写得满满的,原来,这一张东坡后裔世代延续图早就刻在他脑子里。
听老苏讲,清代时,远走异国他乡的也有一些,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人再回来,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可能是因为家乡穷,很容易被遗忘。民国以来,就只有一个人去了香港,他就是我的曾祖叔苏子传,早先,他投奔共产党的军队,还是个军官,后来,他率部投降了国民党军队,一直到临近解放,苏子传自知后果不妙,就跑去香港。他害怕报复,又把几个儿子都改了姓,跟母亲姓了曾。
最冤枉的是我父亲,他才13岁,就在苏子传的部队里当通信兵。苏子传转为国民党军队,我父亲没有继续跟他干,回了老家,务农。文革时期,因为这段历史,父亲被一批再批,一直到了78年,才得以平反。文革时期,苏子传托人打听家乡的情况,得知我父亲的遭遇,更是担心了。也不敢回来看看。
很多年以后,他曾经来过深圳,我父亲还特意去看过他。
五年前,88岁的苏子传在香港去世。

牌匾当床,无意中保护了文物

迎亲桥是苏家围第一景,在桥上可以看到苏家围的全貌,古老的民居都是清一色砖木石混合结构,大部分是二进三开一天井院落,自然质朴,并不刻意雕琢。有趣的是,这些民宅不是常见的圆形围龙屋,而是方形的“府第式”围屋,与中原明清时期的贵族大院屋型相似。登上村旁高速公路的护坡,全村19座围屋历历在目,房屋排列看起来有些杂乱,实际上,这也是有讲究的,最高明的是村里的排水系统,即便遇上特大暴雨也不会积水,水都能从暗渠里排走。老村民说,这是仿照江西吉安的苏家先祖故居前的九曲水而建的。
苏家围民居中,最古老的是永思堂,建于1481年,是为纪念苏家围八世祖苏东山而建,故又称东山苏公祠,一直是苏家围村民举行祭祀、议事的地方。经历了500多年风雨,至今仍保存得相当完整。苏东山曾任广西桂林府推官,这座永思堂就是根据他的官职按朱元璋颁布的官宅府第式建筑风格而建的。堂屋主体为三幢,它没有正对厅堂的大门,而在两边开侧门。据说,这是府第式客家民居的特点,正对厅堂开门不吉利。
在另一座苏公祠里,我们还见到3块老牌匾。据说,这样的古代牌匾原先有63块,都在文革时中被付之一炬。仅存的三块中有两块是在一位村民床下发现的,他叫苏大奴,是个五保户,文革时期弄到两快刚刚拆下来即将烧毁的牌匾,就抱回家当床用,哪里知道,此举大智慧,无意中保护了文物。几年前,老人已经去世。

女子说:自古帝王从此出

苏家围旅游含量很高,除了山光水色老屋古巷,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其他内容。
走在村子里,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许多书写在墙上的标语,“打土豪,分田地”、“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人民公社好”、“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造反有理”、“联产承包责任制好”、“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些标语大多字迹潦草,甚至有错别字,有的已难以辨认,有的还很清晰如新。一位有心的游客数过,全村共有30多条大大小小标语,每一条标语后面都有一个完整的时代背景,都有一串发人深醒的故事,整整五十年中国农村的历史烙印都纪录在这些斑驳的土墙上了。
在苏家围一栋古老的民居里,还有一个创意奇特的展览:客家乡村性别文化展。将过去客家乡村中男女之间的尊卑贵贱历数一遍。晚上在家里洗澡男女有别:男人用木桶,女人用木盆,因为木桶比木盆干净,这是“月光下的尊卑”;还有阳光下的尊卑,就是晾晒衣服,男人的衣服要挂在上面的竹竿,女人的只能挂在下面;生了男孩,在宗祠里挂一顶“天灯”,表示男人一出生就“高高在上”,女人出嫁后,若有“出轨行为”,就会被“赈猪笼”放在竹编的猪笼里,沉入江底……
想不到,客家女子地位竟如此低下,但也有叛逆的时候,有一次,苏氏家族新建祠堂,上正梁时,一女子无视苏氏宗法中女人回避的规定,一屁股坐在了正梁上,此举惹怒了族人,要罚其禁闭五十五天并长跪一昼夜。没想到这女子却指着自已的胯下说:“自古帝王从此出”。此言一出,众人默然,遂免了受罚。

木瓜老人一生没见过这么多钱

这个性别文化展租用的老房子就是木瓜老人的,面积不小,且保存完好。我们从性别展的后门出来,83的苏文庆正在院墙外面坐着,空地上晒了一些稻谷,隔一阵子就翻一遍。今天的阳光不错,暖洋洋的。我们问他,每月租金几何?他说,三年300元,到期再付款。说完,笑笑,一点没觉得吃亏。
因为是周末,游客很多,老人照例搬出一张小桌子,放上几个木瓜。因为种植木瓜,苏文庆才有了这个响亮的外号:木瓜老人。他是木瓜专业户,种了100株木瓜,一颗树可以结果近200斤。今年一斤木瓜1。5元。
早些年,他种的木瓜卖不出去,只能自己吃,旅游开发以后,很多游客来,木瓜成了旅游纪念品,尤其是游客们得知这些木瓜出自一个八十多岁老人,更愿意慷慨解囊了。
他说,种木瓜好过种粮食,去年的木瓜卖了5000元,老人高兴万分,“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省里召开旅游研讨会,木瓜老人被邀请去,现场不少记者采访他,他上了报,成为远近有名的木瓜老人。现在,他的瓜更好卖了。
很快,他的木瓜卖光了。又有人来买,他说,没有了,树上得还不熟呢。

历史上的苏家围有过很辉煌的时候。

据记载,“可”字辈(苏家第十一世孙),曾经是没有一个穷人的时代,而“基”字辈(苏家第十八世孙),则是没有一人不读书的兴盛时期。的确,作为苏东坡的后代,学而优则仕的古训早已根深蒂固。加上村里的资本雄厚,16世纪已经办起一间东山学堂,随着学子增多,到了清代,各个家族一共开办了10座书房,明清时期,苏家围出了贡士2人,举人2人,贡生22人,秀才74人。在清道光年间的一次全县会考中,24名秀才就有12名出自苏家围。
除了本村的学子,外村才子也得到过村民的关照,有个聪慧但家贫的江绍仪就是在苏序基的资助下,学习深造,后来考取了翰林院庶吉士,官至刑部侍郎主政于四川。1837年,苏序基去世,江绍仪特地到苏家围凭吊。
现在,苏东坡后裔们受经济拖累,显然已不如先辈们那般学高八斗满腹经纶。在江边游逛,一棵大榕树下聚集了几十个孩子,这里是村里的对歌台,孩子们正在为游客唱山歌,稚嫩的童声,充满乡土气息的民歌,还有环境,都让城里来的游客感动,不时有人往孩子们面前的捐款箱放钱,箱子用红纸包裹,上面写着捐钱助学的字样。后来,我才知道,几年前,有的游客出于同情,给了钱,后来就出现小孩向游客讨钱的事儿,这有点损伤东坡形象。
现在,孩子们组织起来,利用节假日为游客唱山歌,这也成了一道新的风景线,游客们自愿出钱,作为孩子们的上学补助。用不了多久,经济苏醒的苏家围,会有更多的优秀学子出现的。

旅游锦囊:

交通:深圳罗湖汽车站每天有大巴前往河源,车程约3小时;苏家围距河源市区27公里,有交通车前往,另外,市区二星级以上的酒店每周日早上也有旅游专线前往苏家围;
如自驾车则更方便,深圳到河源的高速公路车辆不多,收费也合理,160公里,过路费55元。
  住宿:四星级酒店标准间价格在300元左右,三星为230左右,二星为160元左右。特别推荐苏家围的“东坡食府”住宿,房间较卫生,房价40元/间。 
美食:客家擂茶是传统饮品和保健品,香甜可口。苏家围中设有餐厅,红薯丝饭和野菜都是最受欢迎的菜肴,而当地人粗放饲养的走地鸡皮滑肉嫩,令人回味。东坡食府的饭菜也相当好吃,客家酿豆腐、客家河仔鱼,以及有润肺功效的枇杷叶龙骨汤不妨一试。
  门票:苏家围门票15元。
  联游线路:如果时间较充裕,可与河源万绿湖桂山景区相联,形成两日游线路。

声明:凡带有“人民图片”字样图片,系版权图片,受法律保护,使用(含转载)需付费,欢迎致电购买:010-65363965或021-63519288。

全选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网站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网 邮编: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