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通知
高级检索

广东河源:恋爱不成被前男友刺死父亲伤及多名亲友 治病散尽家财爷爷和母亲为筹上访路费沿街乞讨

图片ID:1516619
图片尺寸:2203*1490
图片大小:338k

上传时间:2010-12-16 00:00:00
图片说明:钟勇通过花店送去的鲜花

总说明: 核心提示:家道殷实的少女因要求分手,富家男子钟某携网上购买的四把军用刺刀和匕首,刺死少女父亲,造成少女多名亲属重伤。治病散尽家财,因怕法院不判凶手死刑,不敢接受高额赔偿,少女爷爷和母亲为筹上访路费,沿街乞讨。

案件回放:2009年11月19日晚11时,广东河源市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造成1死5伤,行凶期间警察及时赶到用抢将其制服,现羁押于河源市看守所。此案经河源中院开庭审理,判处犯罪嫌疑人钟某死刑,钟某不服已上诉至广东省高院,高院择日开庭审理。

12月14日,记者接到爆料,称河源火车站有八旬截肢老人在雨中乞讨上访路费,众多围观众民众聚集,纷纷伸出援手。记者赶到现场发现,乞讨者是河源11・19案死者的父亲和妻子,亲属受伤治疗的费用和老人的重病,耗尽了死者遗留下的积蓄,为筹集上访路费沿街乞讨。

据悉,此案历时一年多,经过两次审理,现已上诉至广东高院。受害者家属多次拒绝了对方的高额赔偿,希望法律公正判决。但因担心钟某家境富裕,三审改判,死者八旬父亲和五十多岁的妻子沿路乞讨,筹集上访路费,呼吁法律公正公平。

“天长地久会有时,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句长恨歌是凶手杀人前写给要求分手的少女的,这首白居易诗后面却隐藏着仇恨和杀机。一起因恋情破裂,引发的惨案,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曲折?记者深入河源调查采访。

少女错爱 被裸照威胁

少女何某,父亲是河源当地某企业的名誉厂长,07年毕业后到父亲任职厂里实习,结识该厂职工钟勇。起初,因四川省中江县人钟勇多次违纪,受到何某规劝,并多次鼓励钟勇,希望其变得阳光、积极向上。何某的帮助让钟勇十分感激,何某也渐渐对其产生好感。三个月后,2008年1月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但出于对何某家人会反对的考虑,两人恋情一直未公开,这让这桩原本就不成熟感情,以及因何某不断拒绝钟勇发生性关系的要求而渐渐出现的问题。

为了维护这段感情,何某逐渐妥协,并在钟勇的多次要求下与其视频裸聊。何某为感情付出努力之时,在网络上无意中结识了钟勇的前女友。据其前女友称,和钟勇分手时自己被其绑在宾馆房间里一天一夜,并被用刀威胁,后经自己努力逃走了。何某获悉,钟勇不仅生性残暴,而且已有过八个女朋友,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要求与钟勇分手。

虽未与其正式发生性关系,但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钟勇偷拍到裸照和视频。因为何某要求分手,钟勇用裸照和视频威胁,并多次将何某亲属的联系方式、住址、QQ号和何某的裸照视频在网络上散播,并特意发给何某的朋友和亲属看。

多次试图自杀的何某,跪求钟勇家属,求钟勇放过自己未果后报警,广州越秀警方将其抓获,拘留六天后,因钟勇家属的苦苦哀求,何某心软撤销控告。经警方调解,钟勇家属签下保证书,保证钟勇以后不再骚扰何某。
 
一直默默喜欢何某的一个男生,在这件事情中一直鼓励她,向何某求婚,称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和她在一起。遭受打击的何某心生感动,两人很快领了结婚证,并定于09年12月28日举办婚宴。

新婚新郎致残 一死五伤
原本以为结束的噩梦在2009年11月19日变成惨剧,一死五伤,婚宴未举办,新郎致残,至今仍在医院接受治疗。何某告诉记者,在自己新婚的家里,丈夫割断多根筋骨和动脉,父亲心脏被军用刺刀连刺五次,当场死亡,弟弟为救她和父亲身中多刀,而舅舅、姨母、表弟也被刺成重伤。提起此事何某泣不成声,她说自己这辈子都感激那两位及时赶到并用枪将其制服的警察,“如果晚几分钟,我们一家人都会死的”。

根据法医鉴定报告显示,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军用刺刀和军用匕首都是专业的杀人武器,死者何某身中五刀,其中三刀直插心肠,并有搅动的痕迹,心脏几乎被搅碎,当场死亡。其中多人被刺中动脉,因抢救及时才保住性命。

为治病,花光了何父留下的积蓄,如今只能靠亲戚朋友接济过活。

因分手就“灭门”?

钟勇,四川人,家庭关系和经历比较复杂。案发前,其父亲钟金云因涉嫌贩制毒品被抓,其同母异父的姐姐杨小林公司因与父亲有账目往来,被冻结资金五百余万。据四川德阳警方介绍,警方对此案已调查两年多,案情比较复杂,目前两人被取保候审。

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钟勇性格反常。据介绍,钟勇曾多次威胁何某,如果不和他复合就毁其全家,并多次给何某邮箱里发送炸药的制作方式。案发前两天,钟勇携带一个月前在网上购买四把军用刺刀和匕首,从广州到河源,去了何某的农村老家,因人数不齐而放弃。

2009年11月19日晚上11时,钟勇携带着刀具,来到河源市“新野礼仪”花店买花,在卡片上写着“天长地久会有时,此恨绵绵无绝期”。要求店员帮其送到何某家中,以确认人是否在家。钟勇尾随店员到何某所住大厦并在八楼与九楼楼梯处等候,发现何某仍未回家,却撞到何某的弟弟何浩,出于对家人安全的考虑,何浩为了分散钟勇的注意力,劝钟勇别乱来。

22时30分,何某与丈夫毛飞虎回到家中,钟勇要求何浩去叫开门,并威胁说,如果何浩不去,自己杀掉何浩后他们会自己出来。遭到何浩拒绝后,钟勇用刺刀开始行凶,听到打斗声何某家人都出来了。钟勇双手持刀,疯狂行凶,措手不及的何家亲属被刺倒,何父当场死亡,多人倒在血泊之中生命垂危,被及时赶到现场的警员及时送到医院抢救。

何某年迈的爷爷闻此消息气血攻心重病住院,最终因下肢血管阻塞,双腿被截肢,如今老无所依,只能乞讨上访,为给逝去的儿子一个公道。

为救姐姐身中多刀 昏迷中仍喊父亲

何某的弟弟,何浩在案发前是广州某大学的学生,学科优异。为了保护家人,身中多刀,扶墙而立,不肯倒下。

据相关警员介绍,钟某企图杀死何某时,其弟弟何浩为姐姐挡刀,手掌被刺穿,因拔不出刀,钟勇随即从身上掏出其他刺刀,何浩身中多刀,手臂胫骨和动脉被刺断。

记者初始见到何浩时,他身材不高,比较文弱,浓眉大眼,眼神里充满了怨恨和坚毅。他告诉记者,自己是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杀的,一直因未救得了父亲而愧疚和悔恨。

案发时,何浩用手抓住钟勇刺向姐姐的军刀,手掌被刺穿后依然紧紧抓着,即使在被钟勇用另一把刀在胳膊上疯狂猛刺也不肯松手,身中多刀仍死死抱着身材高大的钟勇,大喊让姐姐救爸爸赶紧走。

据目击者回忆,钟勇甩开重伤的何浩扑向何某时,倒地的何浩仍试图爬起来,抱着钟勇的腿。没救得了爸爸,何浩试图用自己的命来救姐姐,浑身是血的他靠着毅力拖住钟勇,警察赶到时他才倒地,嘴里喊着,“爸爸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

据主治医生介绍,何浩被送到医院后坚持不肯治疗,要先抢救他爸爸和家属,最后休克失去意识的何浩被医生强行进行抢救。“抢救时,他昏迷中口里还喊爸爸不要走。”当值的护士告诉记者,当时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落泪了。

但何浩的希望破灭了,医生到场时已宣布何父死亡。医生表示,被这种带倒刺的军用匕首刺中心脏和脾胃,即使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爸爸一直教育我要做一个传统善良的客家人,不能为客家人丢脸。”何浩说到这里时眼里不断地流下泪水,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泪水却不断落下,“爸爸喜欢喝酒,因为我一直上学从未陪他喝过酒,我现在多么希望能和爸爸把酒言欢。”

父亲死后,何浩因需要处理善后,一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经此变故,显示出超于常人的沉稳和刚毅。他表示,自己多次想辍学,但因想起父亲的期望,最终于2010年6月顺利本科毕业。

他告诉记者,自己曾经的梦想是和父亲一样,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以前家庭在爸爸的守护下一切都是幸福美满的,我打算毕业后无后顾之忧地到外面闯自己一番事业,爸爸也很赞同,他说年轻人就应该靠自己去打拼”。他表示。但现在随着何家唯一经济来源的何父去世,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负担亲属的高额医疗费花尽了父亲遗留下来的积蓄,此时家中已是负债累累,现在姐夫也残废了,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子汉,他表示自己会留在河源老家工作,好好照顾家人,照顾姐姐。

这起凶杀案彻底毁了这个原本殷实的家庭,随着何父的去世,贫困交加没有使这个年轻人崩溃,他现在一边跑法院,一边见律师,抽空打零工,仅能赚到自己和家人的基本生活费。听到记者说,其母亲和爷爷乞讨筹集上访路费的事情后,何浩显得很惊讶,他痛苦地说自己没用,说起母亲和年迈的爷爷,何浩泣不成声,采访只能终止。

拒百万赔偿 只求公平公正

当事人何某告诉记者,案发后钟勇家属多次称支付其百万余现款,被何某家人拒绝,“我们一家即使饿死,也不要用爸爸拿命换来的钱,即使要饭也一定让爸爸死而瞑目,将凶手绳之以法。”

据何某称,曾有某法院领导打电话给自己,说钟家愿意赔偿巨款,如果接受,钟勇可能会改判,并暗示即使不接受,仍有可能改判。这使何家对二审的公正性产生质疑,试图上访来保证各方公平公正的审理此案。但因一家老弱病残,高额的治疗费用,使这个原本殷实的家庭如今没有能力支付上访的路费。因丧子之痛而重病截肢的老人,和儿媳妇瞒着家里人到街边乞讨,筹集上访费用。

14日河源下着小雨,一夜降温使得这个南方城市的气温只有几度,冷雨中老人泣求路人相助,失去双腿的老人不断告诉路人,在他剩余不多的日子里,只希望法律给儿子一个公道。这起在河源人尽皆知的案件,使得民众开始聚集,纷纷伸手相助。有民众表示,杀人偿命,希望法院会给社会大众一个合理的判决。

记者获悉,此案经河源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钟勇死刑,钟勇不服已经向高院提起上诉,高院择日开庭审理。一审法院在判决中认为,钟勇无视国家法律,因恋爱不成,事先准备刀具,报复杀人,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对被告辩护人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判决书中强调,钟勇散播被害人隐私信息,诋毁被害人,报复杀人,手段残忍,情节、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

有法律专家表示,一审法院的判决是合情合理的,本案性质比较恶劣,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他认为,受害人家属在高院还未判决之前就要上访是不合适的,但他们这种担心和诉求是可以理解的。

声明:凡带有“人民图片”字样图片,系版权图片,受法律保护,使用(含转载)需付费,欢迎致电购买:010-65368384或021-63519288。

全选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网站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网 邮编:100733